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玄机2站资料 > 乒乓模式 >

疯羊、乒乓兔、薛定谔的猫大家好我是动画导演宋岳峰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乒乓模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宋岳峰,生于上海,自幼学习绘画,200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自1999年开始进行3D动画创作,作品和文字多次在国内外奖项和权威杂志上发表,是中国电脑动画发展初期的活跃分子。2014年,他的第一部长片《龙之谷:破晓奇兵》获得了第十届好莱坞中美电影节“金天使”优秀影片奖,并陆续在40多个国家发行。

  这些稀奇古怪的动物化石对他来说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带领他领略神秘自然和动物神性的来源。

  作为一个动画导演,宋岳峰似乎能从这些收藏品中汲取灵感,到底人与动物有哪些不同和相似之处?他的作品往往会给观众最好的答案。

  从《乒乓兔》、《疯羊》到《一只叫薛定谔的猫》,宋岳峰电影里的主角永远是动物。尽管人物造型和故事不相同,宋岳峰从没停止过通过动画的形式,对自然进行探索,挖掘并展现。

  法国自然学家布丰曾说:“如果《圣经》没有明白宣示的话,我们可能要去为人和猿找一个共同的祖先。

  这句话在宋岳峰正在筹备的长片《疯羊》和《一只叫薛定谔的猫》中,找到了对应的可能。《疯羊》中所展现的羊群与狼群的冲突,抑或于人性的起源与发展,宋岳峰用两个种族的冲突试图去展示他多元生动并充满人文情怀的思索。

  他坚信动物形象更能彰显人性的善恶,也坚信中国这片大的土壤下有许多值得表达的故事,特别是身处在价值观震荡、文化重塑的时代。而这个时代本身就是动漫导演最宝贵的财富。

  2019年4月17日,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市场创投大会落下了帷幕,宋岳峰导演凭借作品《一只叫薛定谔的猫》获得了特别大奖。影片将流浪猫的特点与生死未卜的命运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独具创意的风格。而在影片之外,宋岳峰的经历也非常独特。

  2000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的宋岳峰,通过室友才开始接触到个人动画和数字图形(CG)艺术,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CG艺术丰富的艺术形式会让他如此痴迷。他付出了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并开始尝试走向创作之路。

  从那时起,这个非电影出身的人每天都在打磨自己。大学毕业后他成立了制作公司,一边制作广告和特效,一边不断进行原创作品。可就当他的《kuku熊》最终入围CCGF最佳短片、《银色风暴》拿下CCGF最佳视觉效果奖后,他的团队出乎意料地解散了。

  后来谈及这件事,宋岳峰说,有些事情不是创作所左右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当矛盾无法协调时,失败也是不可控的。再之后,宋岳峰导又拿下了大大小小的许多奖项,但始终没有达到自己内心的要求。

  直到2008年,他的电影之路才似乎有了转机。他在电视节目一刻talks中曾分享了这样一段经历:“当时一位合作方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拍电影,原来的导演由于心脏病不能继续下去。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想这是我的转机。我立马去了剧场,拍摄了上千个镜头,学着写剧本,准备大干一场。可是到最后,电影结束了,他们也和我说拜拜了,现在电影却署着出品公司老板的名字。”

  这次挫折并没有打击到宋岳峰,他说正是这段时光让他知道了罗伯特·麦基的《故事》,知道了如何写剧本。

  正如宋岳峰所说,做电影就是“开卷考”,永远不要忌讳你在任何时间段进行的新学习、新历练和新研究。同时他也明白,无论未来遇到多少困难,他都不会退缩,就像龙之谷里所说的那样,这就是他战斗的意义,这就是他爱的一切。

  “我从小是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作品吸引,我把它作为自己的动画美学启蒙,所以我始终觉得中国是一个动画大国,是美学缔造者而非效仿者。”

  在宋岳峰心里,他始终认为中国动漫是有自己的学术地位的,或者是有一种整体美学风格,就像早期上海美影厂的动画,都是当时著名艺术家集中国传统美学大成的作品,所以有很强的艺术基因。

  《九色鹿》、《黑猫警长》、《三个和尚》等一大批优秀的动画作品都能引起宋岳峰的兴趣。每当他重新翻看那些动画片,都能从中感悟到导演们在创作时想突出的趣味性和生动性。

  而在趣味性和生动性之外,宋岳峰认为技术和创意同样重要。他希望中国动漫有一天能够借用数字手段以独特的设计方式真正地把传统的艺术语言整合起来,探索新的视觉可能,形成一个中国动画的整体风貌,而这可能需要有人从零做起。

  筹备多年的动画长片《疯羊》,改编自沈⽯溪先生的作品。无论是画面,还是对白,都充满了浓烈的东方气息,可以说是一部代表中国的史诗动画。

  《疯羊》的故事充满血性和力量。为了报狼群的杀⺟之仇,小羊崽血顶儿几乎用自残的方式每天在石崖缝里打磨自己盘羊的角。经年累月,直到温和的圆角变成了如刀锋般锐利。他向狼群发起了挑战,试图改变千万年年来的命运……

  狼性和羊性间的反转,正如复杂的人性。难得的是,这部作品不再展示单一的世界观,而让我们看到了俄狄浦斯之殇,看到了《龙虾》的反乌托邦理论,看到了布丰的自然进化论,同样也看到了洛特雷阿蒙关于人是一只蛆虫的诅咒。

  在今年北影节的创投会上,宋岳峰的新作《一只叫薛定谔的猫》也终于正式亮相,这部具有水彩绘本风格的动画⻓片,从人类和猫的两个视⻆进⾏展开:在人类的眼中他们生活的世界是循规蹈矩的;而在猫的眼中人类的世界充满魔性、奇特、甚⾄危险。

  这些城市⻆落里的流浪猫们,它们从⼩就被抛弃,⽣死未卜,像是生活在盒子里。和“薛定谔的猫”一样,那些困在大城市办公楼⾥⼀个个格⼦座位⾥的年轻人,他们也和流浪猫一样,寻找着自⼰的路径和“家”。

  北影节创投会的三位评委都对这部作品大加赞赏,管虎主席更表示:“我们要尽全力鼓励支持这样的电影,中国电影太缺少这样的东西了。新、潮、酷、贴近当代,有着务实的创作态度还有执拗创作信念。”

  “创作者但凡希望自己创作出精彩的作品,就必经困难之路。我们(中国)在这几年一直没有好好积累,受美日影响很深。如果说要重新捡回来,那的确是困难重重。因为以前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而现在观众的审美更偏向于欧美和日韩。但如果你模仿欧美或日韩,国内观众又不买单,会觉得山寨。”

  宋岳峰也坦言,在早期的作品《精灵王座》和《龙之谷》中,借鉴了好莱坞的制片模式,虽然获得了一部分影迷的赞扬,但是他并没有停止思考。凭借新锐导演的那股敏锐,他意识到美国动漫和中国动漫由于身处不同的环境,不可能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

  “美国动漫的先进在于人才流转和整个先进技术。虽然中国动漫导演也能够做到,并且国内的技术水平也在提升,但这样导致大家做出来的东西都有相似性,再走这种相似之路并不是一个明智之选。”

  宋岳峰认为做出更多自己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他对之前两部作品的总结。他要坚决地和之前的作品划清界线,去寻找自己的独特性。

  其实早在他的两部院线作品之前,他的创作初心便是寻找当代中国的故事。早在2008年,宋岳峰开始创作他的第一部作品《无敌乒乓兔》,作品在2011年入围了金马影展创投(当时叫《超级菜》)。

  限于当时CG动画无论在资本、技术包括他的个人经验方面都处于萌芽阶段,这部作品在团队的几次分分合合中,版权早已不在他手中。谈到这段往事,宋岳峰像能够把处女座推向大银幕的导演们表达了羡慕之情。

  探索的过程无疑是充满艰辛的,除了面对制作过程中的突发事件外,还要面对国内动漫产业低迷的境况,以及别人的不信任和怀疑。

  宋岳峰说:“即便创投拿了满贯和大奖,受到了很多关注,有了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但是投资充满不确定,在没有签订协议前,都不能太乐观。当然,这只是外界的原因,最大的困惑还是创作者本身也不清楚这是一条没有捷径的路。”

  曾有人指出,中国动漫只有《喜羊羊》和《熊出没》这样的低幼题材才能大卖,这种说法似乎过于偏激。因为在世界工厂的大环境下,好莱坞动画逐渐失去吸引力,国产动画片逐渐变好,这是未来的一个趋势,也是中国动画电影往前发展的一个证明。

  而对于中国动画的发展前景,宋岳峰则幽默地表示:“其实大多数中国观众还是有中国动画情怀的。看中国动画跟看中国足球差不多,骂归骂,但有一天真的拿出好作品了,大家一定都冲进影院。只是大家期待值太高,要求太高,对创作者的难度也加大了。”

  同时,宋岳峰也指出中国目前的动漫不仅缺少好的意识、技术人才和艺术家,还缺少风格和实施手段。

  他说有时候自己觉得也挺无奈的,有些人不懂技术,作品落不了地,就比如每年好多学院都有很多作品,但这些作品变不成长片,或者说没有机会变成长片。

  就短片格局来说,创作者凭一己之力完成2~5分钟没问题,但体量达到90分钟就会出现故事策略的问题。而另一方面,有的作品根本没有从美学的角度出发,这不但体现了作者本身创意的感知度不够,而且还体现了中国动画风格的缺失。

  所以在担任Hisff动画单元评委期间,宋岳峰导演一直在寻找那些能够代表中国动画风貌的短片。他也强调作为一个动漫人不要一味迎合世界的观念,这不是一个有效的办法,更多是要去发掘中国元素。

  而当他看到短片《咚咚呛》时,就立刻被作者的温情戳中,以至于他想和那位导演聊聊更多关于陕北文化的内容,聊聊灵感、配色发源于哪里,是不是来自真实的生活体验?是作者儿时就已经体会过那么快乐的农村氛围还是后期有了一些想法等等。

  宋岳峰导演说他之所以好奇,因为这和他之前了解的黄土地是完全不一样的风貌,而这种风貌对他来说是新鲜乐观,充满味道的。这种东西正是作为中国动画制作最宝贵的财富,正如宋岳峰所说:“人们可以接受你的缺点,但不能接受你的平庸”。

  如今,宋岳峰正在经历一个非凡的时期,不断辗转于自我的他开始迈向新征程,世界的外形正被他握在手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noh1.net/pingpangmoshi/424.html